忘记密码?







关闭

       股市阴跌不止,债市融资冰封,资产价格下跌在消灭财富,感觉周遭到处是悲观、失望、迷茫的气氛。

  这时最缺的是信心、希望,正如7月底政治局会议提到的稳预期,预期便是信心。

  也许生性乐观(有时也反思乐观主义是否会影响我对事实、真相的判断),总是对未来持有一种积极的期待,觉得世界没有末日,办法总比困难多。但细想来,这种乐观除了天性的原因外,似乎也和经历相关。其中影响最大的应该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

  由于当时身处投行,离资本市场很近,美国接二连三的大型金融机构破产倒闭,全球资本市场各种资产价格的暴跌,对我们这些投行从业者的冲击很大,也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迷茫和恐慌,不夸张地说真有些世界末日的感觉,或者说是要进入长期惨淡的时代。年长我六岁并在海外担任过经济学家的老领导,在吃饭闲聊时告诉我,其实没有末日,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有的,或者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光流逝,那段记忆于我却越发清晰。亲身经历的体验,与阅读历史得来的体会,两者相差甚远,所以人生的阅历最是宝贵。

  现今中国的形势,我想要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状态好不少,有了更为雄厚的经济实力、结构明显更为合理的经济结构,当然也存在不少问题。但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都会有各自的问题。也许对于身处之地,所处之时,总是因为距离近而更多地看到问题,别处总是更好吧。

  环顾四周,我可能是为数较少的对长期持积极乐观态度者,我的这种态度自2013年以来一直如此,主要原因:

  一方面是中国人实在是太勤奋了,拉丁美洲国家遭遇的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对中国不是问题。多强的上进心,多么的不知足,不仅是对当下的工作,更可怕的是对下一代教育的巨大投入。另一方面,从大方向看,国家在做正确的事,我们的社会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作为少数派,我并不期待别人的认同,这样的问题也很难说服思维封闭的异见者。对于需要思考深度的问题,真理往往不在多数人手中。所以这时候我喜欢孤独,让我有安全感。

  我们都希望事事美好,如己所愿。但对于现实的完美主义要求似乎是一种不成熟。我们年轻时难免考虑问题简单些、浅层些,但而立、不惑的人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本该多些思考的深度才是。不是说不该期待或要求,而是应该理解从问题状态到理想状态的变化不可能一蹴而就。越复杂的体系,越复杂的问题,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迂回。以企业管理为例,一个存在着很多问题的企业,要改造调整到一个好的状态,是不是需要时间和策略,是不是要在诸多矛盾中抓主要的,是不是要权衡短期和长期,是不是要有所取舍和妥协?管理一家企业尚且要有这么多复杂的权衡和思考,那么何况治理一个国家呢?

  思维封闭是个问题。目光所及到处都是问题,而且拿着放大镜找毛病。发现问题和批判问题也没错,只是过度悲观者选择性忽视积极的、正面的事物,或者对所见所闻皆作负面解读。似乎是先有了结论,然后对其进行捍卫,追求的并非是真相,而是自身的正确。这样的人对我们的社会仍有积极的价值,找毛病和批判有利于推动问题解决和社会进步。但封闭的思维体系、过度负面悲观的态度,对其自身却是不利,因为封闭、单向和浅层的思维状态,会影响其做出理性、正确的决策。

  缺乏同理心也是个问题。记得巴菲特和芒格把同理心在投资哲学当中放在很重要的地位。投资如做人,做不好人也做不好投资。我理解同理心是做人与投资相通的重要一点。同理心就是换位思考的能力,是善意和理性的一种体现。具有同理心的人,能够超脱本体的视角局限,能够put yourself in others’shoes(英语中很生动的对于换位思考的比拟),理解对方所处、所历及所感,那么对于观察的对象、打交道的对象,把握起来才有可能贴近真相,否则就是活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

  近期一段时间里,我观察到以下积极的变化:

  国家对于保护企业家予以相当的重视。高院将《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作为2018开年第1号文件,足见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标志性事件是,5月31日高院经过重审宣判物美老板张文中无罪,已执行的罚金、追缴的财产依法返还;

  资管新规、打破刚兑很明显是选择市场化方向的一种表现。之前刚兑就是一种典型的非市场化标签;

  律师朋友说起司法层面的一些正面变化,民间正义情况好了不少;

  上海做不良资产处置的朋友告诉我们,对法官考核由结案率转向执行率,执行难问题有较大改进;

  对于创投基金LP征税、企业员工社保征缴以及社保征缴比率过高等问题,国务院能够听取社会意见并表态改进;

  9月7日金稳委会议纪要第6点“更加注重激励机制的有效性,强化正向激励机制,营造鼓励担当、宽容失败、积极进取的氛围,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共同做好各项工作”(这是改变风险偏好的要害);

  政策目标调整后,并没有货币信贷大水漫灌,一些经营不善、弄虚作假、过度激进的企业还在陆续违约;

  债市管理统一化的方向开始落地,之前信用评级行业由不同监管机构分而治之,最近宣布统一业务资质和评级标准。

  与2008年不同,我们现在很难有,也不愿再来一次四万亿那样的大招,在很短时间内迅速扭转市场预期和风险偏好。经济经历周期起伏本就是自然规律,有放缓、回撤和沉淀才能新陈代谢、蓄积力量,为下个更高质量的增长阶段打好基础。国家所能做是缓冲经济下行周期的负面效应,适当减小经济周期波动的幅度,而不是强行改变运行趋势。而且,我们目前所经历的不仅是一般的经济周期起伏,还叠加着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从经济内生需求到国家的意识和决心,我们很明确在从过往追求规模和速度的粗放增长模式,进入到以质量为根本的精细发展阶段。因此,我更愿意看到上述对于社会、经济和金融市场运行规则和秩序的优化完善,这类药起效没那么快,但利于治本。

财富热线

0755-33125610

李易天手机直播
领取牛股技术学习视频